迎遊子歸家、隨耶穌翱翔

文/黃奕明牧師 
本文原刊於2021.1.04《舉目》

“這些人都是存着信心死的,並沒有得着所應許的;卻從遠處望見,且歡喜迎接,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,是寄居的。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。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,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。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,就是在天上的。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,並不以為恥,因為祂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。”(《來》11:13–16)

…我們人生在世,都是遊子,都在找一個家鄉…新耶路撒冷是由天而降的,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,並不以為恥,因為祂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。迎遊子歸家是為了送旅人啟程,我們都是天路客,朝向共同的目標:一個更美的家鄉,就是在天上的…

“翱翔”也象徵了我們對自由的渴望。人類一直想脫離地心引力的束縛,飛向無垠的太空,但是真正的自由是脫離罪的綑綁,只有在基督裡的真理能使我們得自由…“隨耶穌翱翔”意味著不被環境的艱難困住,得享心靈的自由。(全文)

黃奕明牧師在《舉目》發表的其他文章(鏈接)

當加爾文遇見盛曉玫

文/黃奕明牧師 
本文原刊於《舉目》76期

“當用詩章、頌詞、靈歌彼此對說,口唱心和的讚美主。”(《弗》5:19)
“當用各樣的智慧,把基督的道理豐豐富富地存在心裡,用詩章、頌詞、靈歌,彼此教導,互相勸戒,心被恩感,歌頌上帝。”(《西》3:16)

給我更多的信心,給我更多的勇氣,讓我勇敢踏出跟隨你的腳步;
跟你行在水面上,跟你走在曠野地,曲曲折折我也不在乎!
只要更多信靠你,只要更多順服你,凡是出於你的,我就默然不語;
就算經過黑暗谷,就算遇到暴風雨,在你手中都將變成祝福!
——盛曉玫,《腳步》

什麼樣的詩歌方可稱為敬拜詩歌呢?用信心對著主唱的詩歌,都可以叫敬拜詩歌嗎?什麼詩歌適合在小組聚會唱,卻不適合在主日敬拜唱?圍繞著盛曉玫的詩歌,這些問題開始出現了…(全文)

黃奕明牧師在《舉目》發表的其他文章(鏈接)